当前位置:一度书库 言情 校园全能高手

校园全能高手

【正文】第1308章 惊人秘闻 下

更新时间:2021/5/28 17:48:3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

第13o8章惊人秘闻(下)

无数次的上刑,无数次的毒打,注射药物……武志勇都不知道昏死过去多少次了,可每一次,他都能够醒过來,这种求死不得的痛苦,简直好像[如同]在天堂[地狱]中被折磨一般。

所以,他屈服了。

这让温馨十分的满意,辛劳[辛苦]了好几天,终于有了成果。

但是,武志勇的回答却让她有些恼火,竟然非要一号來了才愿意回答,这远不如她自己问出來之后告诉一号,但是[然而]接下來,不管再怎样[怎么]对武志勇用刑,不论是[不管是]用任何的手段,武志勇都绝不开口。

连续的折磨,让武志勇的生命力快的流失,哪怕有营养液支撑着,可身体受创严重,让他也变得极为健壮[虚弱]。

最终,温馨只能恨恨的罢手。

一天后。

武志勇勉强睁开早就肿胀不堪的眼睛,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咧开嘴,无声的笑了。

“何苦呢。”

武正祥看着他,皱眉说道。

“你又是何苦呢。”武志勇艰难的说道。

“说吧,说出來之后,你就不用再受苦了,到时分[时候]我会给你一个痛快。”武正祥沉声说道,“不管怎样[怎么]说,你也是老迈[老大]的儿子……”

“连老迈[老大]都被你害死了,又何谈老迈[老大]的儿子。”武志勇的眼中闪过一道恨意。

武正民死后,武志勇便去了西北,但是,他却沒有停止对父亲死因的调查,由于[因为]他知道,父亲是被毒死的,在血液中监测出了毒素。

可是,究竟是[到底是]被谁毒死的,武志勇却不知道。

尽管他心里已经有所猜测,可沒有经过证明[证实],他也不敢胡乱肯定[确定]。

经过仔细的调查,武志勇查到了一些东西,证明[证实]了他的猜测,父亲的死,跟自己的这个二叔,脱不了干系。

更重要的是,武正祥的一些所作所为,让武志勇认识[意识]到了某些异常,渐渐地,他现了一个让他震惊的事实。

他的这个二叔,竟然跟王朝有所往來,特别[尤其]是当他查到,灿烂[辉煌]集团背后[暗地里]竟然有大笔大笔的资金,通过很多海外的不具名账户,最终被转移到了某个公司里。

而那个公司的背景,武志勇也通过秘密渠道,查到了。

“你父亲之所以会死,是由于[因为]他看不清形势。”武正祥冷冷的说道,“他都已经倒了,可却还要硬推动灿烂[辉煌]集团跟界蓬人的合作。”

“那不正好符合你的心意么。”武志勇嘲笑[冷笑]。

武正祥说道:“你和你父亲一样,都过分[太过]自作聪明,你父亲觉得无可抵抗了,便采取了推动灿烂[辉煌]集团跟界蓬合作的举动,让高层的目光都盯上了灿烂[辉煌]集团,这还不算,他私下里竟然还想要有所行动,以至[甚至]联合了情报部门,我只能让他开不了口。”

武志勇怒道:“从很早的时分[时候],我父亲就已经中毒了吧。”

武正祥道:“现在说这些,已经沒有意义了,就算你知道这些,也沒有意义,还是老实的说吧,把我想知道的都说出來,你会获得[得到]一个痛快。”

“我会说的。”

武志勇道:“不过在这之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跟界蓬人,跟王朝,究竟是[到底是]什么关系。”

武正祥道:“知道这些,还有必要吗。”

“最最少[起码],我要知道我究竟是[到底是]怎样[怎么]死的,我父亲为什么会死。”武志勇充满恨意的说道,“我更想知道,像你这样的人,要什么都可以获得[得到],可谓是呼风唤雨,又为什么非要去卑躬屈膝的做一个弹丸小国的奴才,为什么要当卖国贼。”

“奴才……呵,岂非[难道]你从來都沒有注意过,我跟你父亲,长得其实不[并不]像。”武正祥问道。

武志勇浑身一震,惊愕无比的看向了武正祥,“你,你说什么。”

武正祥道:“几十年前的那场战争中,你的爷爷,是一个军长,当时界蓬的一支军队,已经被逼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从南方的丛林走出來投降,还命令[下令]将当时一切[所有]的界蓬军队全部枪毙,其中,就包括我的父亲。”

武志勇惊愕无比,眼中带着难以置信的神情。

“不敢相信吧。”

武正祥笑笑,“当时,由于[因为]我年龄很小,而且能够说着一口汉话,由于[因为]被枪声吓得大哭,正好被那个老鬼看到了,他反而假情假意的收养了我,你说,这是不是很好笑[可笑]。”

武志勇已经被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不管[无论]如何都沒有想到,工作[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

父亲被毒死,自己被追杀,这些工作[事情]虽然难以接受,可是武志勇都能够想通,内部的斗争,有时分[时候]比这还要惨烈,但是[然而],他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到了武正祥这个地位的人,竟然还要去做界蓬人的奴才。

现在,他明白了。

“那老鬼以为我当时年幼,什么都不记得,可他却是不知道,昔时[当年]的界蓬在华夏的那支部队,家属都是有登记在册的,而且,我这个人别的优点或许沒有,但是,就是记忆力好,而且,记事比较早。”

武正祥说道:“当时的工作[事情],我的印象虽然已经模糊了,可是片段都还记得,然后,当我的家族派人联系我,我就什么都想起來了。”

“所以你就有了以后的种种疯狂举动,。”武志勇愤怒的问道。

“你管那叫疯狂。”

武正祥点头[摇头]笑笑:“看來,你还沒有真的成熟,那不叫疯狂,而是叫……复仇。”

武志勇怒道:“复你妈,以界蓬人昔时[当年]造的孽,就算是拉过來全部枪毙,一个冤死的都沒有,昔时[当年]那支部队被枪毙,一定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工作[事情],你还有脸在这里谈复仇,到底谁对谁的仇。”

武正祥点头[摇头]道:“你现在骂的,可是你奶奶。”

武志勇嘲笑[冷笑]一声:“我骂的,是你的那个鬼子娘。”

“唰。”

武正祥回身[转身]从架子上拿起一把刀子,猛然扎在了武志勇的手上,间接[直接]将他的手掌穿透。

武志勇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下一刻,冰冷的水泼在了武志勇的头上,他瞬间醒了过來,剧烈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抖。

“现在,长记性了。”武正祥问道。

“长了,刚才是我沒有控制好情绪,你继续说吧。”武志勇颤抖着声音,说道。

武正祥道:“当时,战争早已经结束,假如[如果]那个老鬼不下杀手,或许,我父母还有可能回到界蓬,但是,就由于[因为]那个老鬼的一个命令,他们全死了,好笑[可笑]的是,当时那个老鬼竟然只是简单的被处分了一次,竟然沒有遭到[受到]任何的惩罚。”

武志勇看着他,忽然咧嘴笑了:“我知道了,昔时[当年]战争结束之后,却还有一些疯狂的界蓬部队,不愿意投降,遁入丛林,不断的袭扰我华夏军民,丧尽天良[丧心病狂],动辄屠村,一直到建国后好几年,才被完全[彻底]的清剿干净,看來,你的那个鬼子爹,该当[应该]就是属于最后那一批丧尽天良[丧心病狂]的鬼子吧。”

武正祥沉着脸问道:“刚才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深入[深刻]。”

“呵。”

武志勇咧着干裂的嘴唇,道:“难怪我爷爷会命令[下令]将他们全部枪毙,当时那些界蓬人不愿意投降,遁入山林之后,也沒有了糊口[生活]物资,所以只能抢夺华夏民众的食物,手段却极其残忍,以至[甚至]还有华夏民众被残忍的杀害之后,再被吃掉……难怪你会这么狠毒。”

“多骂两声,对你也沒有丝毫的意义,该说的,也都说了,交代吧。”武正祥冷冷的说道。

“呵。”

武志勇嘲笑[冷笑]道:“难怪你会想要名册,也难怪,你想知道是哪支部队。”

武正祥道:“说來听听。”

武志勇道:“不用说,他们会來找你的,或许,已经快到了。”

“你说什么。”

武正祥神色一冷。

“叮铃铃……”突然,铃声大作,武正祥立刻沉声问道,“怎样[怎么]回事。”

“先生,wǒ men[我们]遭到了攻击,外面突然出现了一支部队,在攻打wǒ men[我们]。”

“什么,。”

“哈,终于來了,鬼子祥,你以为抓住了我,你就真的赢了,你不配武这个姓,你更不配做一个华夏人,现在,我要让你给我父亲陪葬。”本书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2 一度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