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一度书库 言情 摘仙令

摘仙令

【正文】第一零九五章

更新时间:2021/11/27 1:02:0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

    要不然,为什么盯陆望老祖和无想那么长时间?

    但是,这个广复绝对有问题。

    为防意外,宁知意没有马上跟出长盛街。

    广复很快从仙上楼的门前走过去,此时的他,并不知道,在他盯陆望和无想的时候,他也被人盯着。

    这两个人,就是到仙上楼吃饭,顺便打包回今明岛的吧?

    变了样子,回来的广复看到无想在仙上楼的柜台前,收取一个又一个食盒,忍不住又怀疑之前的判断了。

    无想高兴的很,“我有钱,我给他们买。”

    “好啊好啊!”

    虽然陆永芳的手艺,就是来自华悼公的仙上楼,但是,带一份,总是他这个老祖的心意。

    都给小桂和葵葵带了,总不能落下他。

    青主儿这里走不能,老祖他们暂时又指望不上,陆灵蹊只能把目光瞄到睁着一双无辜大眼的巨龙身上。

    自从看着比他年纪还大的陆永芳去了今明岛后,他的日子,也比以前好过了许多。

    家里还有陆永芳那个老孙子。

    陆望不想回家的时候,被他们魔音穿耳,当然,也舍不得他们生气,“你看他们还爱吃什么,也都弄点。”

    只打包仙上楼其他的点心,不打包他们的,两个小家伙可能会生气。

    陆望看了眼小桂卖来的桂花糕和葵葵卖来的瓜子酥,无奈点头,“回头,我们把仙上楼的点心,都打包一份。”

    “……能!”

    无想的眼睛亮亮的,“我能多带点回家吗?”

    “小桂喜欢吃点心。”

    虽然长盛街上,早就没广复的影子了,虽然陆望有些急,但是,无想又对人家送上的点心,感起了兴趣。

    她在这边,一个一个的试,一边吃饭,一边等消息的陆望和无想,把饭都吃完了,又喝了一杯饭后茶,还没等到她的后绪。

    哼!

    陆灵蹊忍住没去追那可能是宝贝的天一重水,抬手又摸了一个符文出来。

    而且,这水箭还带了点黑色,看着非常像天一重水。

    闪避到一旁时,牢柱飞出的是几个水箭。

    噗噗~~~

    在符文显现的瞬间,陆灵蹊以最快的速度,连着用灵力打下两个‘虚’的符文。

    就是现在……

    巨龙被她的严厉吓住,连忙用尾巴狠拍了牢柱上下两处。

    嘭嘭~~~~

    下意识闪到一边的陆灵蹊又重新回来了点,大声道:“一二……”

    “你没吃饭吗?”

    说的好像她不会玩脑子,只会动拳头似的。

    它没下力,牢柱当然就纹丝没动。

    巨龙没敢用太大的力。

    嘭嘭~

    一把收了十八张绘着符文的符纸,她大声道:“一、二……”

    陆灵蹊再次回想绘出这枚符文的样子,在心里默念多遍后,朝老实呆着的巨龙道:“我们重新开始。”

    这张符纸上的符文,点、撇、捺之间虽然有连,可是,虚得非常厉害,若不是她模拟的时候,发现它们确实有那么点连,都要画错了。

    陆灵蹊抓住一张符纸。

    “就你了。”

    以前它撞牢柱的时候,星牢周围好像是有石头飞出去,但是,从来没有这种精准打人的石钉啊!

    刚刚那飞出去的石钉,也把它吓了一大跳。

    陆灵蹊:“……”

    星牢里的巨龙看到她又让一堆的符纸飞起来,研究里面画的东西,老老实实的不敢乱动。

    “有些虚的……”

    她都不敢说,找那个看着很是敦实的符文,生怕那敦实符文会反过来帮这牢柱更敦实。

    青主儿的声音有点弱,“找你看着有些虚的来。”

    “不要找有杀气的。”

    可恨,传界香的烟气朦胧,她就算给老祖描述了,不能精准的画出,也是毛用都没有。

    陆灵蹊忍不住的抹了一把汗,好想跟无想老祖说,老祖你快来啊,我搞不定。

    我的娘呀,有杀气的符文是这样用的吗?

    让她和青主儿都没想到的是,牢柱突然以极快的速度,向外射出细细长长的石钉,若不是她一直都很小心的防着,这一会可能已经中招了。

    咻咻~~~~

    青主儿看到她瞄来的眼睛,连忙摇头,“我不行!”她就不是能用蛮力干架的木灵,“我是玩脑子的。”

    就在石柱上的符文迅速闪过的瞬间,陆灵蹊以极快的速度,猛的打下两个她感觉有杀气的符文。

    巨龙已经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的力道了,虽然突然之间,听她把一和二全都数在一次,有些奇怪,但是,还是聪明地用尾巴,连着狠拍了两下。

    嘭嘭~~

    陆灵蹊给巨龙指向最中间的一根石柱,“我数快点,你先撞这里,再撞这里……”她的手指在牢柱上下有异的地方,“一、二……”

    “好,我们重新开始。”

    连着七次之后,陆灵蹊终于在这复合的符阵上,寻到了一丁点可见缝插针的地方。

    巨龙很配合。

    嘭~~~

    她的声音变得更大了些。

    陆灵蹊的眼睛一亮,“三……”

    让青主儿帮忙吗?

    牢柱上,凡是受力的地方,连着闪过几个符文。

    巨龙虽然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但是,她的声音变大了,它尾巴扫过来的力道自然而然地,也就变大了。

    嘭~~

    “力气小了,加把劲,二……”

    但现在,它明明是高兴的。

    以脑袋干的时候,都是它非常生气,非常难受的时候。

    反正它才不要傻傻的以脑袋干呢。

    巨龙的龙尾猛地拍向三根牢柱。

    嘭~

    数一的时候,她带着青主儿迅速闪到了一边。

    攻击牢柱虽然会有符文显露,但是,她就没时间观察符阵,见缝插针的打入符文了呀!

    陆灵蹊随手打破灵力幻成的小牢,“现在我们开始,一……”

    “就是这样,学会了吧?”

    巨龙听着她连数七次,小牢里的小龙儿撞了七次,大眼睛不由自主地在她和她手上的小牢儿转。

    “三……”

    灵力幻成的小牢里,小龙儿又撞了一下。

    嘭~

    “二……”

    灵力幻成的小牢里,小龙儿就撞了一下。

    嘭~

    陆灵蹊可不想它没章法的乱撞,“我数一……”

    这可不是一件好办的事。

    “来来来,你学着这里面的小龙儿撞啊!”

    巨龙想反对来着,可是,对上小姑娘清亮、认真的眼眸时,它下意识地点头了。

    青主儿给她加油,“开始吧!”

    加固这种事,不应该出现在想救巨龙(界心)的灵蹊手上才对。

    “前面的十七个都是攻击,这个按理也该是攻击的才对。”

    也许当年建下星牢的人,就是想给巨龙一点生机呢。

    青主儿恶狠狠地道:“这三个这牢靠的牢柱既然在这,肯定是有点问题的。”

    “试吧!”

    如果那样,陆灵蹊觉得自己可以呕一口血了。

    这敦实的符文,她真怕是加固牢柱的。

    “┗|`o′|┛嗷~~”

    “最后一次了,如果这个不行,就只能试我们的差版符文。”

    陆灵蹊真是败了。

    除了各种水钉、木钉、火钉、雷钉……等等外,居然还有被封印的剑符、拳符……

    真是的,十七个符文,十七种不同的攻击方式。

    忙了半天,终于试完十七个符文后,陆灵蹊不得不试那个看样子甚为敦实的符文。

    ……

    再次不动声色地看了眼赌物馆的二楼,他大踏步而去。

    虽然广复也不明白,夏正是怎么得到林蹊信任,翻过他卖陆望的事,但是……

    这两人跟天渊七界的修士,走得可是非常近的。

    而且夏正和元岩自幽古战场回来后,就跟以前可不一样了。

    陆灵蹊也知道它未必能听得懂,很干脆地以灵力模拟出星牢和它的样子,然后让里面的小龙儿不停地撞击牢柱,“看到没?就像这个样子。”

    能给那些二世祖管着生意,怎么可能出身不详?

    广复冷笑数声。

    赌物馆馆主钱一两的资料,这一会,他已经通过法如寺的身份弄到手了,“出身不详的散修,却能给夏正那群二世祖打理生意……,哼~”

    杂货铺在仙界多年,是老字号了,倒是赌物馆……

    陆望带着打包好一切的无想径直往刑堂方向去的时候,变了样子的广复已经绕到了长盛街的后街。

    “……你自己跟南佳人他们商量!”

    战幽殿的防护大阵,想从外面攻破,没个几天时间根本不可能。

    宁知意接着传音道:“我带大家暂住战幽殿吧!”

    “赌物馆恐怕不安全了。”

    虽然广复早就不算自家人,但是,他应该会了解他们的一些心理。

    “乖!”

    自家人知自家事!

    这么麻烦的事,宁知意可不想管,“不过,他盯您一路,又连着往长盛街两次,我觉得,他应该是怀疑了什么。”

    “是!”

    陆望生怕宁知意被广复发现,“他在法如寺多年,还是有些手段的。”

    “你也不要再去盯他了。”

    法如寺虽然再没提三生途,但是,却不代表,他们就真的一点也不想。

    三生途在宁知意手上。

    “算了,这件事你别管,我找鲁善。”

    关系到法如寺,就不是他们能随意处置的了。

    “……这件事,你亲报刑堂鲁善吧!”

    巨龙:“……”听不懂,但是,她的手式,它好像又明白点。

    为了性命,他可以弃道从佛,那为了性命,是不是也可以服下佐蒙人的换脉丹?

    但是,各方高层都知道,他是弃道从佛了。

    虽然当年对外面宣传,他是陨落了。

    毕竟世人都知道,广复是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

    一庸和鲁善再查,肯定也不会怀疑到他身上。

    法如寺再查,恐怕都不会查到广复身上。

    陆望的后背,隐隐冒了一点冷汗。

    广复……

    但是广若身份明确后,法如寺自纠自查了许久,据说是查出了两个佐蒙,当时就喊了一庸、鲁善,亲自处置了。

    广若在法如寺,他的身份太重要了,身边安插几个自己人,似乎很正常。

    陆灵蹊指了指他们共同敲出来的三根牢柱,“想出来,你也得出力啊!”

    陆望的眉头紧紧拧起。

    这?

    宁知意迟疑了一下,接着传音道:“老祖,您对他的评价若此,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想想,他是细作的可能?”

    “是……”

    “如果以后,他要找你套交情,说他是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不必太过理会。”

    法如寺能给他更好的日子,更好的资源,什么道、佛大义,道佛之争,就全都不在他的眼里了。

    反正当年,刚飞升,被他招揽到联盟的时候,陆望在他那里吃了几个不大不小的闷亏,“道也好,佛也好,于他而言,可能都只是谋生的手段。”

    “此人……不论做什么,都很有功利心。”

    当然,他也怕自己也落到广复的境地。

    报恩有很多种方法,陆望看不上,这等以身相许的报恩方式。

    “别缩了。”

    承了法如寺的人情,那是不是还要承下他的?

    也就是看他厉害点,想用一点小恩小惠,让他承法如寺的人情。

    “没有!”

    隐隐的,她又感觉有些不对,“老祖,这些年,他有为我们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出过头吗?”

    但是……

    一时之间,她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宁知意:“……”

    “当初佐蒙人猖狂,他飞升之后,几番遇险,最后被法如寺的和尚救了,由道转佛,加入法如寺。”

    怪不得看着有些眼熟,但是灵界联盟是道盟,就算有佛修,也不可能当上大长老一职的。

    宁知意有些懵了。

    虽然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但是,某人的眼神真的有些可怖,它……它把大脑袋往后缩了缩。

    “那不是……应该是道修吗?”

    什么?

    “灵界,我上上一任的联盟大长老。”

    宁知意还真不知道,“是哪一界的?”

    “他是我们天渊七界的人?”

    陆望收到她的传音时,下意识的不相信,广复会是佐蒙人的细作,“广复是我们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

    “不可能!”

    广若出身法如寺,那法如寺,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佐蒙细作?

    一瞬间,宁知意想的有些多。

    为什么又变个样子回头再盯?

    巨龙:“……”

    想要以毒攻毒之前,陆灵蹊得先让这牢柱的符阵显露出来。

    以毒攻毒?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2 一度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