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一度书库 言情 摘仙令

摘仙令

【正文】第一零九四章

更新时间:2021/11/26 0:11:5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

    “……这么说,你们是一点也帮不了为师了吗?”

    被大股佐蒙人围住,他们相帮救援的时候,阿菇娜虽然也以天狼弓相助了,可是,那冷若冰霜的表情,一直到现在,不言都记得清清楚楚。

    尤其那时候,天下人都以为林蹊中了’神泣‘之毒,阿菇娜明里暗里的,对他们也甚为迁怒。

    他们是佛修。

    “没!”不言摇头,“阿菇娜虽然也不算道门修士,甚至西狄草原,也有不少佛家子弟,但是,她本人更亲近道门。”

    “你们……,当年没有互留传音一类的法器吗?”

    不大想到什么,开口道:“想要找她,我们总要知道她去了哪里。”

    “阿菇娜是不是又去铃山了?”

    做为圣者的徒弟,阿菇娜早就站到了世人面前,藏与不雪区别都不是太大。

    应该可以吧!

    “……”

    找阿菇娜?

    “你们找不着南佳人,那就帮为师找找阿菇娜吧!”

    不从的结果,广复知道,对他而言,是绝对没有生理的。

    不从……

    那些个混蛋想一出,干一出,把他们自己玩得差不多了,把仙界隐藏起来的暗探也玩得差不多了,现在打上了他的主意。

    广复无奈的很。

    就差了一步。

    为师是没办法了,昨天特意去了天下堂,想找找阿菇娜,跟她说说话,疏解一二,谁知道,她也突然离开天下堂了。”

    谁知道,忍了几个月也没平静下来,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

    广复只能打断徒弟不言,”不是为师非要为难你们,原本为师也想忍着的,要不然,早就亲自去找站在明里的阿菇娜了。

    广复的脚步加快,“道、佛有别,弃道从佛,在天下人眼中,为师就是个叛徒。”

    但现在真的不行啊!

    如果不是长老团那么多人签名,哪怕圣尊呢,他也可以拖着暂时不干。

    广复也很无奈。

    族里给他的是死任务。

    ”你不试,又怎么知道不行?“

    不言只能道:”如今再联系,人家也未必……“

    ”师父,当年在幽古战场时,我们兄弟跟天渊七界的尚仙等人,确实都有点交情,可是,这么多年没联系了。“

    师父当年由道入佛,分明是在不得已下的选择,是元泰师祖的亲徒广德以性命相救,最后遗愿,让他代替他拜进法如寺,孝敬元泰师祖。

    可是不帮师父,师父怎么办?

    虽说如今的仙盟坊市似乎很安全了,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不,不好!”

    大不和不言都迟疑了起来。

    这?

    为师的心魔还在天渊七界,也只有他们能帮上一二了。“

    广复叹了一口气,”可是,这是心魔上的……,不大、不言,如果可以的话,你们尽量帮帮为师,跟南佳人,或者天渊七界的什么人联系一下吧!

    ”如果是修炼上的问题,你们的两位师祖,一定能帮上忙。“

    不大惊了,”师父,您找过元泰和元岩师祖吗?“

    什么?

    广复在心里磨了磨牙,让声音更为低沉可怜了些,”为师只怕等不到以后了,近几个月,只要打坐修炼,心魔便幻生不绝,常有焚心焚神之感,没意外的话,应该是连压的两次衰劫要到了。“

    现在他都说了这么多……

    广若被抓后,广复有无数次的想把从幽古战场回来的两人弄死,可惜都没找到机会。

    “师父,现在……都好了。”

    可恨当年……

    两个徒弟都不是傻子。

    他好想停下这个话头。

    广复心中微有翻腾。

    以后?

    不大甚为不忍,”林蹊的性情,跟陆望前辈完全不同。就是随庆、风门、南佳人等,也都随和的很。您放心,以后总会有机会的。“

    ”师父……“

    广复似乎很难过,”谁知道,在他眼中,为师却是个忘本之人。“

    ”当年,为师想要靠近陆望,跟他交个朋友,能照顾的照顾一二,谁知道……“

    不大和不言的脸上,都有些难过起来。

    广复似乎很感慨,“当年为师从天渊七界飞升上来,就是因为行事不密,才几次险死,无奈遁入空门。”

    ”……“

    ”……“

    广复接着道:”为师也是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他们的安全,为师也有点责任。“说到这里,他深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了,为师缩在法如寺,每天受’心‘之拷问,万千佛法却不得度。“

    不大和不言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

    啊?

    ”为师……其实想见见南佳人。“

    不大和不言都有些感慨。

    回想他们认识的林蹊,认识的随庆,认识的尚仙等,有名的林蹊、随庆就不提了,当年看上去甚为普通的南佳人,如今也名传天下。

    大概是吧!

    这?

    “……你说的对。”

    广复看了两个徒弟一眼,”大概就是近些年飞升的千道宗两代人。他们的宗门氛围积极向上,与其他宗门的,应该很是不同。“

    ”唯一有点区别的……“

    但现在反驳,早就没了意义。

    只能说运气差了些。

    师父……

    还有他们几次遇险,也是道门修士,连番相护。

    至少当年的幽古战场上,天渊七界的道、魔,就互为后背,不惜性命的相护。

    这世上,虽然多是锦上添花之辈,但雪中送炭的,也不是没有。

    不大和不言对视一眼,一齐沉默了下来。

    这?

    不大不软不硬的反驳了师父后,忍不住的观察了一下师父。

    这世上的人,多的是锦上添花之辈,雪中送炭的……就不要想了。“

    这就是世道人情!

    广复按下翻涌的情绪,低低叹了一口气,”当年是当年,如今是如今。当年他不管我,自有他的理由,如今……,如今愿意护着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一是因为战幽殿殿主算是他的徒弟,二是……世尊不行了,人族可以跟佐蒙人相抗了。

    如果华悼公能有用点,他……

    真是太没用了。

    嘶~~~

    当年那个几番相护的神秘人,后来始终没查出来,如今看,肯定是食神了。

    广复的眉头不自觉的拢了拢。

    当年真没管他吗?

    华悼公?

    如今不找,不联系,才是各方修士对天渊七界修士最大的保护!

    食神?

    不言道:“从他现在的某些行为来看,他是想把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划到羽翼下的,但当年他没管您,如今当然也没脸怪您!”

    陆望代替无想答了,”试一试,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无想的意思是,打进几个符文试试,就在你发现的三根有异的牢柱处。“

    都不用陆灵蹊问,南佳人就帮忙问出来了。

    什么意思?

    ”你一不能打,二不能不管,那有没有想过,以毒攻毒?“

    陆灵蹊努力的在这边,用传界香把她逼出来的符文写上,”它比我们好像更简单,也更随性,但是,在防御方面,又高出我们的符衣。“

    ”对对对,就是跟我们的符衣差不多,但是,又高级了好些。“

    无想这样问。

    食神前辈也是天渊七界的修士,但是,做为天渊七界的前辈,师父当年遇险的时候,不管是他,还是仙上楼,都没有出手。

    ”这跟我们符衣成阵差不多吧?“

    仙上楼包厢中,陆望以最快的速度,用灵力给无想模拟了一个星牢,又把陆灵蹊的话,从头到尾复述了一遍。

    南佳人顾不得问出了什么问题,连忙把陆灵蹊的话复述了一遍。

    ”……好的。“

    ”我们这边出了点问题,你让灵蹊说详细一点,你居中帮我们联络吧!“

    南佳人只能再用特制的万里传讯符问他们,”前辈,你们到哪了?林蹊又有话来了。“

    怎么办?

    传界香上的轻烟凝成文字,但是,陆望前辈和无想前辈却还没来。

    ”老祖,您到了吧?我新发现,这星牢有三个连在一起的牢柱,好像不太牢靠,但是,也不是我能用蛮力破开的,您赶快帮我看看,怎么破解这十八个符文,好歹不能让它们成阵,一同狙杀于我。“

    此时,陆灵蹊早就等不及了,再次用传界香联系这一边。

    “师父,您其实可以把当年的不得已,跟食神前辈说一说的。”

    广复目光斜视地走了过去。

    看着也不太像。

    赌物馆吗?

    陆望在永胜杂货铺这里,好像停顿了一下,但是,似乎又不像是往这里来的。

    广复回想陆望一路走过的情形,最终把目光停在了永胜杂货铺和赌物馆上。

    那……到底是哪家?

    所以,用空间法阵,为天渊七界隔几个藏身之地,对他来说,简直易如反掌。

    当年,陆望能在一怒之下,以一己之力挑战阵堂,在阵法的造诣上,绝对远超一般的阵法大师。

    广复放缓了脚步,努力想着这周围店铺的格局,想着以陆望的能耐,是不是能以空间法阵,隔出不为人知的藏身之地来。

    但是,不在这里,到底在哪里?

    只能希望,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能稍为理解当年师父的无奈。

    长盛街的这家仙上楼,早被无数人查过,绝对没藏天渊七界的其他任何修士。

    原来是他自作多情了吗?

    他还以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呢。

    广复:“……”

    陆望看了一眼广复,到底还是带她走进了仙上楼。

    “……那就走吧!”

    她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无想指向前面的仙上路,“我想吃饭了。”

    ”我饿了。“

    若是能从广复这里借到法如寺的部分力量……

    在这件事上,他们没法帮他老人家。

    天渊七界太弱了。

    陆望到底没有马上走了。

    这?

    陆望正要说,你是不是多想了,微放的神识就看到广复朝他摆了摆手。

    “……法如寺的和尚近来常常出入坊市。”

    “六条!”

    陆望到底没有带无想直往赌物馆,“你看到,他跟我们几条街了?”

    广复……

    所有对他有杀意,有恶意的人,只一照面,他就能感应到稍许,这是一种生的本能。

    做为杀生百万的一代杀神,陆望很相信他的直觉。

    师父由道转佛,本就犯了道家大忌,再不被天渊七界的道门修士认可。

    但要说,他对他们有恶意……,他却是不相信的。

    广复是什么人,他当然知道。

    陆望一怔。

    什么?

    带着无想,一路赶到长盛街,正要转到赌物馆,耳边突然传来宁知意的声音,“不要进去,法如寺的广复好像一直在跟着你们。”

    截了冰肌,改了面容的陆望不知道,他会因为一时大意的身形,被没有几面之缘的人盯上。

    ……

    不大和不言一齐应下,两人看着师父从小巷,转到另一边的上锦街。

    “是!”

    “接下来的巡察,你们走这边,我走那一边,这样也能早点把今天的活干完。”

    道与佛因为佐蒙人,虽然不得不握手言和,但暗里的竞争从未停过。

    可惜……,这几百年,所有一切,都变得太快了。

    若不是战力超绝,若不是天下堂一庸一直明里暗里的照应着,在广复看来,都不需佐蒙人出手,人族自己就能玩死他了。

    他的脾气太硬了。

    广复一直以为,陆望最终还是逃不过一死的。

    但这世上,能有几个陆望?

    唯一的例外,只有陆望一人。

    其他硬气的,几乎全都死了。

    所以……,他活下来了。

    就是知道,他这样明明白白,几次在佐蒙人追杀下,险死还生的天渊七界飞升修士,绝对不会被人怀疑身份。

    当年的世尊,智计无双。

    不大和不言一时之间无法安慰。

    这能全怪他吗?

    他是人族,是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可是现在……现在却成了佐蒙人。

    广复有些遗憾,更有些复杂。

    既然怎么都逃不掉,那就快点干了吧!

    “尽量弄快点。”

    “师父,您等我们两天,我们找找以前相熟的朋友。”

    一瞬间,不大和不言都甚为心痛。

    广复再次向前的时候,连背都佝偻了些。

    “罢了,为师不逼你们了,走吧!”

    不大和不言都沉默下来。

    “……”

    为了找他们,死了多少人?

    佐蒙人找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找的都要疯了。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1 一度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