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一度书库 都市 四合院:二八大杠追尾秦京茹

四合院:二八大杠追尾秦京茹

【正文】319 空城计,完美上钩(求订阅求月票)

更新时间:2022/8/6 14:10:0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棒梗一觉醒来的时候,嘴角还是带着笑的。

  他拜师神偷手张大手,学习夹指神功,出师后多次偷窃,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都是以失败收场。

  而且,被抓后,都被打得非常的惨。

  而这次,他终于成功了!

  没有被抓到,成功的偷到了几颗梅子,还偷到了半盘剩菜,邹和一家人回去后,还是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反应。

  可见,邹和家的人根本没有发现家里的东西少了。

  棒梗心里得意不已。

  昨天的成功偷窃行动,给了他巨大的信心。

  现在,棒梗只觉得,只要是他想偷的,就没有偷不成的!

  他的信心暴增,此刻他只觉得,自己身怀夹指神功,已经可以俾睨天下,所有上锁的地方,都挡不住他的去路的感觉。

  第二天天一亮,棒梗就和贾张氏躲在窗户后,仔细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果然,邹和的自行车声音响起,上班去了,没多大会儿,秦京茹带着两个孩子和三大妈打招呼的声音传来,也出门去了。

  棒梗喝贾张氏顿时激动不已。

  机会,又来了!

  两人快速出了门,拐进了后院。

  还是跟昨天一样,贾张氏在过道里望风,棒梗施展开锁手法,进去偷东西。

  临进去时,贾张氏拉着棒梗的胳膊交代道:“乖孙子,这次你可要好好找找,多拿点好吃的出来,你奶奶我天天喝野菜汤,喝的肠子都细了~”

  棒梗得意的说道:“奶奶,你就放心吧!交给我了!”

  棒梗还是跟昨天一样,很快就打开了门,闪身进了屋里。

  在屋内快速翻找了起来。

  很快,他就在橱柜里,又找到了一盘炒土豆丝。

  看到这菜,棒梗顿时两眼冒光,激动不已,连忙把菜端了出来。装进了随身带的包里。

  然后,又翻找了一会儿,却又没找到其他食物。

  而是在橱柜里,找到了半袋子的小米。

  棒梗连忙拿过,颠了颠,大约有两三斤,顿时欣喜不已。

  小米价格贵,他们家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喝过小米粥了。

  棒梗连忙拎了那袋小米,端着那盘剩菜溜了出去。

  一直在外守候的贾张氏看到棒梗出来了,顿时兴奋的迎了上去。

  可是看到他手里拿的吃食只有半盘土豆丝的时候,贾张氏顿时大感失望。

  “怎么只有这么点菜啊???”

  棒梗来不及多说,举了举手里的袋子,兴奋的说道“这里还有半袋小米呢奶奶,赶紧走!回去再说!”

  贾张氏喜出望外,连忙拉着棒梗朝家里跑去。

  贾张氏和棒梗只顾着抱着袋子跑回家,却根本没有注意到,怀里的袋子,正悄悄的撒下证据。

  回到家里,贾张氏还是和昨天一样,第一时间先把门闩上了。

  俩人把小米藏在面缸里,然后,就连忙往嘴里使劲的扒起了土豆丝。

  正在两人吃的正兴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开门啊妈,我回来了!”秦淮茹的声音响了起来。

  棒梗闻声,正要去开门,贾张氏一把拉住了他,嘴里塞得满是菜,说道:“别开门!”

  “咱俩吃完了再开!就这么点菜哪里够他们分的!咱们祖孙俩先吃再说!”

  棒梗听了,看着盘子的菜已经快被贾张氏八扒进嘴里完了,也不去开门了,连忙也拼命争着吃了起来。

  土豆丝虽然不是大鱼大肉,可到底是用油炒的,可比野菜汤有滋味多了。

  祖孙俩抢着吃,盘子都快掰断了。

  而在门外敲门的秦淮茹喊了半天,还不见有人来开门,顿时觉得十分纳闷。

  明明屋里听着有人说话,就是不开门,这什么情况?

  站在秦淮茹身边的槐花和小当也拍起了门,清脆的喊着:“奶奶开门,我要回去!”

  这一盘子炒土豆丝,棒梗喝贾张氏两个人,很快就见底了。

  而秦淮茹和槐花小当的敲门声也吵醒正在床上睡觉的贾东旭,贾东旭闻着这屋子里的菜香味,连忙喊道:“这什么味道这么香?!妈!你们偷吃什么好吃的呢!怎么不叫醒我!”

  而此时,棒梗和贾张氏也已经把那盘土豆丝给吃完了,贾张氏听到贾东旭的喊声,连忙跑了过去,脸上堆笑说道:“儿子,我刚才只顾着吃了,把你给忘了,这盘子里还有一点,你快吃吧!”

  贾东旭连忙用手把盘子里剩余的一点土豆丝给吃完了。顺便,连盘子都舔干净了。

  棒梗打开了门,秦淮茹带着两个女儿一进来,就闻到了屋子里的菜香味,又看到贾东旭正舔着盘子,秦淮茹疑惑的问道:“你们吃的什么啊?什么味道这么香???”

  家里的面缸早就已经空了,油也吃完了,她已经很久没有炒菜了。

  这屋子里怎么会有菜香味呢?

  贾张氏冷着一张脸,大声说道:“你管我们吃什么呢!”

  “哼!一点本事都没有,自己天天出去朝别的男人抛媚眼,勾搭男人,也不能给我们搞点有油水的东西吃,现在我们自己找来了,你还有脸问啊?”

  这一番话,顿时说的秦淮茹脸上挂不住了。

  忍不住说道:“妈,你说什么呢!孩子们都在这儿呢!”

  贾张氏一看秦淮茹居然敢回嘴,立马火气窜起来了,骂道:“怎么,你自己都不要脸了,还怕我说啊!”

  “我就要说!不要脸!没本事!”

  秦淮茹一听贾张氏又开始了谩骂,头疼不已。

  不想跟她继续争执,便问一旁的棒梗。

  “你们哪来的菜啊棒梗?”

  棒梗一脸得意的说道:“这可都是我搞回来的!”

  秦淮茹一听,顿时懵了。

  “‘搞’回来的?这话什么意思?”

  棒梗说道:“我从后院的邹和家偷回来的啊!”

  秦淮茹听了,恍然大悟。

  心里欣慰不已。

  自己的儿子总算知道给自己分担些家里的压力了。

  “干得好,儿子!你真是妈妈的好儿子!”

  想到了什么,秦淮茹有些担心的说道:“不过,棒梗,那邹和家的东西可不是好偷的,你可千万小心些,没有被发现吧?”

  棒梗满不在乎的说道:“放心吧妈!我昨天都已经去偷过一次了,他们家人大意的很,根本没人发现!等明天我还去!”

  秦淮茹笑着点头,看到站在一旁可怜巴巴的小当和槐花,忍不住说道:“你既然拿到了吃食,不给我留也就算了,怎么也不给你两个妹妹留一些。”

  棒梗还没回答,坐在床边的贾张氏冷哼一声,说道:“两个丫头片子吃那么好干嘛?有她们一口野菜汤喝不饿死她们就已经够好的了!”

  “那点剩菜还不够我跟棒梗两个人吃的呢!哪里能轮到她们!”

  听到贾张氏这么说,秦淮茹便只能忍气吞声起来,不说话了。

  棒梗兴奋的说道:“妈,不光有剩菜,还有小米呢!”

  说完,拉着秦淮茹走到面缸前,打开盖子让秦淮茹看。

  秦淮茹一看到里面足足有好几斤的小米,顿时高兴的合不拢嘴,激动的连连点头。

  “好,好!太好了棒梗!有粮食了!”

  “今天晚上,咱们就好好熬一锅小米粥,好好的喝一顿!”

  棒梗听了得意不已,心里美滋滋的。

  正在这时,棒梗的脸色突然有些变了,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秦淮茹见状,连忙问道:“棒梗,你怎么了?”

  棒梗来不及解释,一个又臭又长的惊天巨屁已经放了出来。

  “砰!”

  然后,整个屋子迅速的弥漫起了一阵令人作呕的恶臭味。

  小当和槐花吓得赶紧捂住了鼻子,大喊道:“好臭啊!!!”

  秦淮茹也忍不住捂住了鼻子,皱着眉头,说道:“你是不是想上茅房了棒梗?赶紧去吧!太臭了!”

  肚子里翻江倒海的剧痛,让棒梗牙关紧咬,张不开嘴说话。一只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屁股,艰难的向门口移动着。

  正在这时,又一声惊雷般的巨响在床上响起。

  “砰!!”

  这次放屁的人不是棒梗,而是贾东旭。

  这一个炸雷般的巨屁把贾东旭蹦的差点从床上弹到地上。

  惊雷过后,一阵滂臭的味道从被子里传来。这味道,显然已经不是放屁了,而是拉在床上了。

  原本坐在床边,离贾东旭最近的贾张氏连忙从床上弹跳了下来,躲避的远远的,喊道:“东旭拉床上了!秦淮茹你赶紧去给他收拾!!”

  秦淮茹带着小当和槐花正要躲到门外去,听到贾张氏的话,只得自己又回来了。

  贾张氏指着秦淮茹,正要再催促她,突然,自己的肚子里也传来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然后,就是排山倒海的剧痛。

  贾张氏只觉得一股洪流在肚子里翻腾,马上就要窜出去了,她吓得来不及管秦淮茹了,连忙也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捂着肚子,往门外冲去!

  贾张氏和棒梗一前一后,在四合院里艰难移动,都向着外面公厕的方向跑。

  可是,肚子里的剧痛让他们跑不快,只能一点一点一动。

  终于,两人挪到了前院,挪到了四合院外,挪到了胡同口,看着不远处近在咫尺的公厕,贾张氏和棒梗顿时大喜,连忙向厕所冲去。

  可惜,最终还是差了一步。

  就在厕所门口,两人的坚守都失败了。

  溃不成军,一泻千里。

  整条街道来上厕所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

  纷纷掩住口鼻,退避三舍,跑的远远的。

  “那不是秦淮茹那个小偷儿子和她的小偷婆婆吗?这是什么情况??”

  “天啊!太恶心了!太臭了!我吃的饭都要吐出来了!”

  “在哪里拉不好,这眼看就要进厕所了,非要拉在门口,让咱们还怎么上厕所啊!”

  “就是!太缺德了!”

  “我听说这秦淮茹家天天借钱借粮,家里人都没吃的,我看他们就是自己没饭吃,故意来这儿恶心我们的!”

  “我这两天估计都吃不下饭了!”

  贾张氏和棒梗躺在满是粪水的地上,四肢还在抽搐,他们刚要爬起来,就感受到又一波的剧痛传来,俩人拉的只把昨天吃的野菜汤都要拉出来完了,再拉的都是清水了,才渐渐停下。

  秦淮茹家里。

  而此刻,秦淮茹还在家里给贾东旭换裤子被褥,恶臭熏天,秦淮茹几次差点吐出来,结果贾东旭的裤子还没还完,外面就传来了邻居在外面的大喊声。

  “秦淮茹!你赶紧去看看吧!你家棒梗还有你婆婆都瘫在公厕前面呢,拉了一地!整条街都是臭的!你赶紧去把他们弄回来吧!”

  一听这话,秦淮茹顿时觉得绝望无比。

  之前全家人一起狂拉肚子的场面再次浮现在了她的眼前。

  那简直就是噩梦!

  秦淮茹颤抖着双腿,满怀抗拒的向外走去。

  到了地上一看,秦淮茹就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

  只见贾张氏和棒梗都趴在公厕前的地上,两人的裤子都已经拉的仿佛黄色的水洗过了一般,四肢抽搐,不省人事了。

  秦淮茹再也忍不住,扭头蹲在一旁狂吐不止。

  可是吐完了,该干的活,还是得干。

  秦淮茹无奈,只得把贾张氏和棒梗背回了家。

  贾张氏神志模糊,可是嘴里还一直在念叨着一句话。

  “一定是邹和,是他害我……”

  棒梗也呻吟道:“妈……我肚子疼死了!”

  秦淮茹看着被臭的哭喊的小当槐花,还有躺在床上,不时还在窜屎的贾东旭,瘫坐在门口,早就没力气动弹的贾张氏和棒梗,顿时觉得绝望无比。

  经过一下午的清洗和打扫,秦淮茹家终于归于平静。

  贾东旭,贾张氏,棒梗都虚弱的躺在了床上。

  他们肚子里吃的那点菜,早就被拉的一点不剩,实在没什么可拉了。

  正在这时,邹和骑车带着秦京茹,还有两个孩子从外面说说笑笑的回来了。

  听到邹和的声音,贾张氏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颤颤悠悠的就要出去找邹和算账。

  秦淮茹一把拉住了她,说道:“妈!您能不能别去找事了!”

  贾张氏不敢置信的看着秦淮茹,说道:“我找事?!”

  “明明是邹和一家故意在剩菜里下药害我!你居然说是我找事?你到底跟谁是一家的?”

  秦淮茹无奈叹气,解释道:“你们吃这菜,都是棒梗从他家偷回来的,这事本就是不能光明正大说的,咱怎么找邹和算账啊?”

  “您忘了之前的事了?”

  秦淮茹的话,顿时让贾张氏想起了上次一家人拉肚子的惨痛场面,然后找邹和算账,反而被反将了一军的事,顿时犹豫了。

  可惜,就算她可以忍下这口气,就这么忍气吞声过去,

  可邹和,却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们。

(一度书库【http://www.book361.cn】/46_46978/726592827.html)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2 一度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