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一度书库 都市 万兽朝凰

万兽朝凰

【正文】第6102章 我会与你,走到最后(4)

更新时间:2022/5/1 17:29:2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第6102章我会与你,走到最后(4)

就连重伤的大梦道尊,都感觉到了抚慰。

这就是佛法真正的力量。

从容平静,赋予人安详和宁静。

“这世上,并不是消失了的道法就是孱弱的道法……星海无边,大道灿烂,在我们之前,不知道有多少文明曾孕育出过令人艳羡的道果。”大梦道尊长叹一声,而这句话又得到了天珠子的颌首认同。

银鹿镜的这一击,似乎抽去了真小小体内的大半灵气,她用力地呼吸着,目光却死死盯着坛道佛子站立的地点。

肉眼可见……

佛子年轻英俊的容貌不在,头发掉光,而双颊布满沟壑般的皱纹,白眉下,遮掩着的是他极度愤怒的眼!

太好了!

真小小狠狠捏拳,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击,意外得到卍字项链的加持而造成如此大的毁灭能力!

坛道佛子歪斜着嘴,嘴里嘶吼着真小小听不懂的诅咒!

曾几何时,他站在了临谷大界的至高天处,他以肉身禁锢了修为与他相当,甚至更强的恶犬,从此之后,再也无人匹敌,就连同样是圣人的天珠子,都拜伏在他的麾下。

在这个世界中,无人可以击败他!

去死!去死!!去死!!!

金光散尽,卍字项链在风中瓦解,坛道佛子一脸衰老,狼狈地站在风中,是愤怒支配着他的意志,他发狂地尖叫着,四周腾起异色的烟云,无尽地流入坛道佛子的身体。

什么东西???

它们在极速补充坛道佛子体内流逝的能量!

真小小瞪大了眼睛,这才惊悚地发现,道塔内壁上镶嵌的战兽们,正源源不断涌入坛道佛子的丹海,原本被佛光清除的黑暗异兽们的空缺,被新的战兽填补!!!

这是怎么回事?

真小小高高地挑起自己的眉梢。

看来自己还是高兴得太早,没有预料到道塔对完成九阶道台挑战者的保护之意。此间没有灵气,但储存着源源不断的战兽!

“去!”

源源不断涌入佛子体内的战兽,填补着他缺失的兽力,虽然道塔所向他提供的战兽并不完全契合他的功法,但胜在气血旺盛。

他抖动着花白的长眉,狠狠朝真小小所在的方向铲出一脚。

回击比真小小想象中到来得更快!

因为有了兽力的补充,坛道佛子完全不给她留出任何思考的时间!

咔嚓!咔嚓!咔嚓!

空间叠浪,一层层肉眼可见,似幻像又似真实的空间碎裂之波瞬间传递到真小小身前,此力不可抵挡,真小小瞬间激退,然而来不及被收回的兽影武器,还是有几件在佛子的踏步声中掉下边角,琴弦崩断。

无法杀死真小小,就将攻击焦点聚集在她的法宝上,摧毁她每一件得心应手的武器,直至拔光她所有牙齿。

不死不灭又如何?

到头来她只配当自己脚下一只毫无攻击性的蠕虫!

比毁灭几件兽影武器还要可怕得多!环绕在真小小身旁一直在保护着她的十枚血星之中,终有一枚彻底破碎……

那是来自画侯的鲜血,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崩溃过两次,虽然前两次都艰难地重聚回原形,但这一次,它彻底地消亡于天地之间……

噗!

胸口闷响,真小小吐出一口鲜血,丹海内有几只力量弱小的战兽承受不起血星的破碎与佛子冲击的震动,悄然死亡,可与此同时,道塔内壁上,立即就有一只仙兽,悄然没入真小小的身体,迅速化身为她的力量!

道塔虚影,不仅反哺坛道佛子,也会及时修复真小小体内的兽力损失,之前她被佛子撕裂一次,而兽影未动,是因为佛子的攻击着力点在真小小的肉体与灵魂,生机由严子枫身后的寂境圣人迅速补充,道塔里的战兽们,才没有施展能力的空间。

“兽影武器还能使用几次?”

真小小擦去嘴角的鲜血,心痛地看着自己破碎的血星不再回来,又心痛地看着自己的法宝们,可却又无可奈何。

为了保护自己,她只能任自己的武器和外物被佛子攻击以泄愤。借着自己“不死不灭”的噱头,尽可能地拖延对战的时间,进一步对佛子进行分析研究和消耗。

但此刻,比道塔供应佛子战兽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她没有修炼成顶级炼血术,她欺骗了你,她并不会如我一样永生!”

真魔熵的嘶吼声如闷雷一般炸响!

刚刚真小小复制坛道佛子的一击,成功地威胁到了他的生命,被佛子有可能死亡的压力困束,若无肉身牢笼便不可以自囚自己的真魔熵将注意力从昏厥过去的严子枫和“石头”身上转移,无情地揭穿了真小小的骗术!

真小小看着真魔熵那张因恐惧而变得肿胀的脸,这一刻简直想把这个叛徒徒手掐死!

说他歹毒,他又不远万里,从列空来到临谷,寻求佛子肉身的禁锢。

说他可怜,他又数次拒绝自己一同求死的提议,在敌人面前将她出卖!

这就是疯魔道的极致吗?贪生怕死,自相矛盾!

“哦?”

听到真魔熵的警示,佛子表情一愣,双眼倏地犹如狼一般眯了一起,小小的眼缝下,透露出黑曜石般的光芒。

“真魔恶犬,你我本同族,何至于这样伤害我?待我将这假和尚杀了,你到我的麾下做狗岂不更加快活?”

心中瞬间转了万般心思,但嘴上却犹如脱口而出一般,真小小像是瞬间被真魔熵激怒,恶狠狠地痛斥他!

同时,她的那些带着裂口的兽影武器,也悄然摆出阵型,似乎再一次开始记录佛子的攻击。

这样不加思索的痛斥,这样暗中摆布仙宝……回忆着刚刚被真小小复制自己最强道法的痛苦和浓浓错愕,坛道佛子反而犹豫起来。

以他的心性……是绝不相信天底下任何一个人的!

连一直乖乖听话的天珠子都得不到他的充分相信,又何况一個时狂时癫的“恶犬”?

这个疯子,真的没有二心吗?

难道不会是谁针对他的阴谋……自他禁锢恶犬的第一天开始就上演?

真小小的表情惊恐地承认着恶犬的指证,但若身为同族的二人合伙欺骗他呢?她手中那套诡异的仙宝,再一次记录他的绝杀,并再一次释放在自己身上?

第一次他可以不死,道塔也可以用兽力反哺他,但第二次情况就不一定还这样乐观了!

心中一旦被种下犹豫……就难以再轻易拔除,佛子皱眉打量着真小小,一时之间竟无言也无动作!

知道自己的表情起效,真小小悄悄捏紧自己的双拳!

看似用目光对峙,实际上她的内心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交锋!

她的左拳内,着佛子分身的鲜血,她的右拳内,捏着真魔熵的鲜血。

刚刚画侯的血星彻底崩毁,的确对她造成了不小的本源之伤,但同时……亦给她提供了一巨大的契机,那就是以新换旧!

十枚血星,皆来自此世不俗的强者,与其它血星相比,画侯之血稍逊那么一筹,这也是它第一枚崩碎的缘由。有此空缺,真小小便可以在佛子分身之血与真魔熵之血中重新选择一枚!

用谁呢?

再一次陷入了两难的抉择,而且这个选择,对真小小炼血本源的重铸,十分重要!

之前两次尝试六炼归一都以失败而告终,皆因血星之中,有列空古神与始仙之血这对宿敌的矛盾,以及元尊鲜血力量过于彪悍的原因。

谁能镇压或者安抚这些不和谐,谁便是最佳的五炼鲜血!

“听我的!快阻止她,她现在正在炼血!不要让她成功!”真魔熵对坛道佛子的不作为感到异常不安,但他又因为畏惧元尊的鲜血,而不能主动靠近真小小左右。

冥冥之中,真魔熵心底生出一份惶恐。

那女子所说,极有可能成真!

她会成为继自己之后的又一炼血大圆满者,她以一滴血之威,终可以耗尽自己的生命!

坛道佛子狐疑地看着一脸惊恐的“恶犬”,不但未被他劝服,反而更加谨慎。为何“恶犬”不敢靠近真小小身侧?她身上明明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二人之所以避而不战,怕是已结成某种盟约的一种托词吧?

想到这里,坛道佛子不由得收敛气息。

在环中天下首远远观望着这一切的天珠子,眼底幽芒阵阵,原本极是激烈的对战,此时正呈现一种诡异的胶着状态。

寂境圣人,莫名沉睡。恶犬狂吠,却不敢对真小小下手。佛子认真审视真小小的一举一动。而真小小本人亦挺胸抬头,矗立风中静止,做出中门大开的模样,等待佛子的主动攻击!

道塔内壁的万兽屏息凝气,它们试图主动与眼前的圣人们结契,但无论真小小还是坛道佛子,经过补充后体内兽力都已达到饱和,所以战兽们化为烟云进入他们的身体,又似云雾一般轻盈飘出……

血血血血血!

已经不再试图琢磨道塔将永恒的契机藏在什么地方,真小小此刻所关心的,是如何应对佛子随时会爆发的杀心!若此刻的谎言被拆穿,严子枫那边无法再一次为自己提供足量的生机,她便会真的死亡!

到底使用哪一滴血作为自己最后的五炼鲜血呢?

数秒过去,矗立风中的真小小,依旧紧紧攥着手心中的两滴鲜血发呆。

并不是完全不能分辨两滴鲜血的优劣,而是此刻她心中,突然有了别的悸动……

轻轻眨眼,一抹血色从真小小的脸颊上出现,那是小粥粥魂飞魄散时,飞溅来的一滴血珠!

此血中蕴藏的力量,的确没有左右手内两滴鲜血中的任何一枚丰富,但它却炙热非凡,温柔无双。

“小粥……”

下定决心,真小小突然将真魔熵与坛道佛子的鲜血推到一旁,将小粥粥的鲜血吸入自己的皮肤之下!

世上再强大的,不能为我所用也是枉然。

世上再坚硬的,不能与我融合也是浪费。

若说前九滴血,是在追求极致的力量……那么最后一滴鲜血,我为自己而留。

铭记也好,祭奠也罢。

我用灵魂回忆你,我用鲜血烙印你,从此,你不但住在我心上,亦奔流在我的血液中……

梦雪舟。

在这一刻,真小小踏出了不同于同阶者的一步。

她生死之间,抛下了追求绝对强横的执念,她是修行者,不为天道而修炼,不为至强而执着,她的道,是她的心,她的修行,从未舍弃过“本心”二字。

脸颊上沾染那滴赤红的鲜血,消失于真小小皮肤,瞬间在真小小的体内,凝结成一枚血星。

完全没有同化的艰涩,小粥粥的鲜血,急于为真小小所用,正与其原主一般,为保护真小小而不惜任何代价。

真小小眼眶湿润。

更加庆幸自己的选择。

也许力量,是每一个修士追求的极致,但爱,才真正让一个人灵魂强大且坚定,她可以不要那些天地至强者的本源气息,对她而言,是小粥粥的爱与牺牲,才支持着自己走到这一步。

永恒境,她要带着小粥粥的温度去挑战和完成!

也许这违背了常人对胜负的判断,也跳离了天珠老人的预知和感慨,但她知道,这才是自己的道!

“我会与你,走到最后。”

在真小小泪水滴落的瞬间,一股极为磅礴的血威,突然从她脚下升起!

“我说什么来着?!她在炼血!快阻止她,她若六炼归真……你就真的杀不死她了!”感觉到十星齐备,而且此十星间,莫名生出一股和谐的气息,真魔熵头上根根毛发竖起。

“什么?是真的?!”

坛道佛子亦表情悚然,直到自己亲自感受到阵阵压制不住的血息扑面而来,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过于疑人,被真小小的瞪眼和挑唆糊弄。

她明面上与自己保持对峙,以“不死不灭”之名和兽影武器试图再次复制绝杀进行威慑,暗中却在提升实力!

她还没有修炼成恶犬那种一滴血回生的状态,但已经离那状态不远了!

“杀!”

足以震碎人耳膜的尖啸声,从佛子嘴里喷出。

随其声波一同被口吐出的,是一朵银色繁瓣的莲花图腾,那银莲花在风中须臾绽放,每开一重花瓣,星海便破碎一方星土,风中,七枚黑色风旋自动生成,空间的重力无限增强,就连不在攻击范围内的真魔熵都被重压激出了一身红色的魔息,更不要提层层变灭的战域!

这是坛道佛子最强的破坏言咒,之前没有使用是忌惮真小小不死,且再用兽影武器对其进行记录和复刻。

然而此时,再次被愚弄而处于盛怒之下的佛子,直接将体内三分之一的战兽阳元献祭,施展出了这比寻常银莲碎空术还要威力刚猛数倍的加强版!

反正……

反正道塔会时时补充体内兽力的消耗,佛子再也不将体内战兽当成储备战力看待,它们就是纯粹的能量,毋庸置疑的炮灰!

轰轰轰!

银光带来了死亡,排山倒海朝真小小所在方向拍去,其中蕴藏的纯能,甚至兽影武器都无能纪录,它远远超过了银鹿镜可以复刻的力量极限,在天地星空崩毁的咔嚓声响中,银鹿镜的镜面剧烈震动,银鹿哀鸣,无数蛛网般的裂痕径直出现在镜身甚至镜托之上!

见到此景,毒龙悲泣,邪猴哀鸣……之前就有烧伤的迷蝶琴更是根根琴弦断裂。兽影武器的最强能力被破坏,兽影们都为银鹿而默哀。

死!

坛道佛子苍老的脸上裂开纵向的一条条皱纹,他的眼底闪烁着阵阵凶残的光芒。

自从成圣,便从来没有人能如此激怒他,如此愚弄他,这一次……就算是天皇老子再世,真小小也绝不可能再逃脱他的死亡咒杀!

“死亡了么……”

招摇星南鼎大地,那幽紫小花遍开的山林深处,一尊巨大的机甲长叹一声,便再无声息,肉眼可见,大片的锈迹附着于机甲之上。

佛子的银莲冲击,足足持续了十个呼吸,在此法经过的道路上,空间坍塌,星尘湮灭,甚至于附近那些被镶嵌在道塔上的战兽,也大片死灭!

整个空间,蒸腾着一股荒芜死亡的气息……可怕的力量,令真魔熵都表情肃穆。

深吸一口气,坛道佛子张开晦涩的眼眸向前方眺望。

无数破碎的白色石粉,在风中散溢,在发起攻击的同时,他的确看到真小小祭出了二十四根白色的立柱进行防御。

但没有用的!

不管那些奇异的柱子有什么能力,它们还是在自己的冲击下一根根地破碎成渣了!

既然防御仙宝破碎,真小小自然也没有什么继续存在于世的可能……

大片灰烬下,已看不到那赤红长发的女子。

炙热的风,带来灼人温度,风中没有生机,只有绝对的死亡。

沉默片刻,坛道佛子面对一片虚空哈哈大笑。

他的狂笑声在整个天空震响不止,然而沉浸在这笑声中的真魔熵,额角却滴落了一滴冷汗。

虽然……

虽然从五炼鲜血大成到六炼归真,几乎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此刻他的瞳孔却缩小得只有针眼般大,他的每一个毛孔都收缩着!他在一片废墟的战域中央,看到了一滴鲜血……

那缓缓飘动于风中的血珠,带着一抹银蓝色的魅光。

时间回溯十个呼吸,从佛子眼中看到狠辣与杀戮的真小小丝毫没有犹豫,直接从储物袋内散出了四禁天宗的二十四根立柱!

战、封、静、意、时、空!

迷、魂、幻、欲、因、果!

喜、乐、悲、痛、真、假!

兽、符、傀、器、禁、绝!

此二十四柱被她从兽宫中取出,是目前真小小手里最具镇封和防御性质的仙物,在佛子施展银莲冲击之初,二十四柱缔结的结界,成功地阻挡了五个呼吸的光景。

五个呼吸很是短暂,但那枚雪舟之血融入真小小体内鲜血的速度更快!他仿佛一种极为奇异的摧化剂,直接抹去了风凉血中的阴鸷,姜弃血中的顽强,消弭了列空古神与始仙血之间的宿怨,甚至令元尊的鲜血,不再唯我独尊!

可以说,在最后一滴血到来前,九枚血星各自为政,互不驯服,但最后一滴血的融入,强烈的守护之意,这才将血星们的个性弹压,使它们真正束拢气力,只因真小小而存在和发光。

此时,真小小的肉体不在了,但组成身体的粒子还在空中漂浮。灵魂仿佛不在了,可灵魂无处不在……

她耳畔,响起的是小粥粥低声的呼唤。

“醒来……醒来!”

一滴血在风中变形,扭转,跳动……直至沸腾!

大量粒子以鲜血为心跳的节奏,在空中聚集,赤发的人影,从虚幻凝为实体,真小小双眼紧闭,皮肤更加白皙剔透,仿佛浑身上下的杂质都被剔除,她现在是最纯正的自己!

“嘶……”

坛道佛子倒吸冷起,在此声中真小小张开双眼,于开眼刹那,空气都产生了明显的滞留,那种影响气流的眸光,震得坛道佛子紧紧闭上嘴巴。

不死不灭!

一滴血的回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在眼前上演!

没有在第一时间挑衅和嘲笑自己的对手,奇异的感觉充盈着真小小的全身,她立即内视起自己的身体,很快便在兽塔之上,找到了完成融合的鲜血。

六炼归真!

六炼归一!!

在内视中看到那银蓝色血液的刹那,真小小差点再一次流出泪水。

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形容词足以形容那鲜血的完美,它成功地抹除了风凉·狐戎、画侯、列空始仙、元尊……甚至古神的初始气息,使之完完全全成为自己力量的本源!

之所以最终状态呈现银蓝色,是因为与真魔战血暴躁冲动不同,小粥粥的冰法与梦意,强行结成了鲜血的外衣,令真小小这滴六炼归真的鲜血里,充满了安详宁静的气息。

不过只心念一动,磅礴的红纱便自体内喷薄而出,复原如初……

不,比之前坚韧十倍不止的赤锦呼出,紧紧包裹真小小的身体,红色的长披在风中猎猎作响,它质地轻盈而挺括,仿佛深海恣意舒张的水藻,又似仙子的轻纱!

源源不断的生机,自六炼归真之血中散发出来,力量流入真小小的四肢百骸,赋予了她更强的战威。

“我已不死不灭,你终是……差了我一步!”

赤发飞扬,真小小向下睨着眼,似笑非笑地打量坛道佛子。

在仙法上,她的确技差一着,但“不死”二字,就是她最强的攻击方式,她大可败了再来,死后复生!而坛道佛子呢,剥下层层袈裟,终是一只会死会灭的蝉虫!

在说话同时,道塔内壁之上,一只又一只仙兽欢腾跳跃着涌入真小小的体内,六炼鲜血归一,使其体内可以融合的战兽阈值再一次极限提升!

从接近垓极,到只差万兽力、千兽力、百兽力……一兽力……

再来一只凝气战兽,真小小的兽力,就是货真价实的垓!

一只小兽瞪着兴奋又好奇的眼,化为烟霞冲入真小小体内,却不似它的同伴一般,停留兽塔不再离开,它脸上挂着懵懂的表情,又自真小小的后心滚出。

再也容纳不了了……就是这么微小的一个兽力,却是圣人到永恒者的不灭天堑!

一滴滴的冷汗,从坛道佛子的额头渗出!

在那一兽力的小兽进入真小小身体的刹那,他清晰地感受到了道塔的摇曳,天地大道恢弘的共鸣!

那是永恒者即将破土而出的征兆,源自自己灵魂深处的恐惧疯狂甦醒!可怕的压迫感一层又一层堆积在他的肩膀上,令他感觉不堪重负!

永恒……

是真的!

它即将出现!

在场每一位旁观者,都刻骨铭心着这刹那的悸动。

没有花里胡哨,没有层层关卡设立试炼,所谓环中天之争,只不过是资质的选拔,所谓隐藏永恒契机的道塔,也不过是天道为准永恒者准备的兽源。

想要成就永恒,还是亘古前就流传下来的那句话。

兽力超越“垓”的门槛,就是永恒!

每一个试炼者,每一个成功跨越九座道台的修士,都要想办法在道塔虚影内,突破这个瓶颈,道塔为他们供应源源不断的仙兽,而与此同时,他们必须用自己的实力,开拓丹海!

真小小通过鲜血六炼归真,成功地碰触了垓的边缘,她虽然还没有敲开大门,但她的叩门声……震耳发聩!

所有人都在那个刹那,感觉到了大道的松动!

真小小在自己身体的变化中,同样大彻大悟了这一点。

不死不灭,还不能算是永恒,永恒不仅是阳寿上的延伸,亦是力量的暴涨!

引发质变的那个点,是垓!

道塔并不提供方法,它所供应的只有兽源,进入塔影下的修士,谁能进化自己的道意,开拓自己的丹海,容纳垓极战兽,便是永恒之人!

“我只差,一只兽了!”

从肺叶里吐出一口浊气,真小小真小小用力捏紧右拳,这一次不但空气发出爆响声裂开蛛纹,风中甚至凭空出现赤红色的雷霆,道塔上无数兽影被真小小的长啸声唤醒,它们疯狂地朝她身体涌现而来,鬼山兽绕着严子枫与“石头”的领域飞来,赤驹跳上了坛道佛子的身体,借其肩膀朝真小小一步跃来!

“不!不!本座不允许你在我之前成为永恒之修!”

看着四面八方的战兽都朝真小小鱼跃而来,坛道佛子发出惶恐慌张的尖叫,他再也不似之前的从容轻蔑,亦开始疯狂地收敛四周兽力!

“已经乱成这个样子了么?”

环中天下方,施施然走来一尊人影,那是身着翠裙的碧垓,带着自己的弟子花闲。

这永恒之争的最后时刻,碧垓终是现身。

大梦不识碧垓的脸,只察觉到她身上散溢着九缺的气息,从而判断出她的身份。见到是花闲,大梦道尊有那么刹那的憎恶……但憎恶归憎恶,现在并不是向他讨要灭宗说法的时候,毕竟道塔虚影里,真小小与坛道佛子正交锋得厉害。

在玉化真君庇护下的神霄三尊,也融合成了一个身影,神霄仙子闭目盘坐在地,身上荡漾着玄而又玄的气息。

“该死!”姜弃后知后觉……这才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彻底出局。

莫化章死,空台消失,彻底断送了后人们进入道塔内的梦。

坛道佛子,真小小与寂境圣人之中,定有一位能成就永恒,现在看来,虽然真小小最接近垓极,但情况瞬息万变,无人可以预测。

“先生。”

碧垓恭敬地朝自囚牢中的天珠子行礼,看她恭敬的模样,竟是对天珠老从充满虔诚敬意。

“你是来看,这争斗的结局的吧?”天珠子缓缓颌首,应下了碧垓的行礼,仿佛二人早已经熟稔。

“对,我很好奇,谁是界尊。”

碧垓目光湛湛,曾几何时,她以为自己才是天之骄子,可经历一系列风波,她已经抛下了执念,学会享受自己悠长的余生。

希望不是佛子,她由衷讨厌那个一身虚伪和血腥气息的男人。

“永恒……到底是什么?”花闲目光迷离。

“是规则之主,临谷天地的掌权人,与此片天地同在。”碧垓轻声回答,这世间,现在只怕也只有她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在环中天道塔出现以前,她才是临谷大界,最靠近永恒的修士……

碧垓,碧垓!

之所以名“垓”,正是因为她曾与垓的门槛,只差一步之遥。

“我实力最鼎盛时……”碧垓的目光陷入追忆:“曾只差一只战兽,就拥有垓级战力。”

听闻此话,在场所有人都竖起耳朵。

“就是那最后一只战兽,无论我如何努力,都无法契入体内!”

“能想的办法,我都尝试过,譬如将体内战兽都换成最适合我功法的兽种;将它们编排阵法,缩减占据丹海的空间;以投机之道,选择正孕育幼兽的母兽;以图腾入道,将植灵的茎叶,编织于能量回路之间;以梦凝境,将战兽取代为虚幻的力量……”

一口气描述了数十种强行增加体内兽力的方式,其中不乏其它仙王、圣人不传秘术,碧垓长叹一声:“但不管方法怎么换,终是差一单位的兽力。”

“这,这是为什么呢?”

大梦道尊异常好奇。

“冥冥之中,自有大道阻止修士完成最后一步!”

碧垓淡淡回答。

“因为我们都没法勘悟,那最重要的道意。我曾无限接近它,却每每与它失之交臂,每当靠近它的时候,我都感觉灵魂无限轻盈,仿佛大道与我之间,只隔着一纸窗纱,我目光可从临谷极东望至极西,我的呼吸能让巨鲸化为鲲鹏,我的念头令星辰生,星辰灭……我的心情,便是众生宿命。”

碧垓只描述自己感觉的冰山一角,便能让人体会那全知全能的畅快和恣意。

所谓最重要的道意是什么呢?

临谷大界以兽法为基石,所以永恒的门槛,以兽数为标准,那么契约垓兽,到底需要满足什么条件?

今日,碧垓就是来见证结局的。

大梦道尊表情茫然地抬头看天,天顶道塔内,无数战兽如川流一般疯狂涌入真小小体内,但它们视真小小的丹海如透明,有多少战兽涌入,就有多少战兽涌出,诚如碧垓所说,冥冥之中,自有大道阻止修士完成成就永恒的最后一步。

“没有人能抢在我之前!没有人!”

坛道佛子面色狰狞,与真小小一样唤起万兽奔涌,向自己的丹海跳入,但与她一样,丹海与所使用的契兽法已经达到了饱和,再也无法多控制半只战兽。

无法抢在真小小之前完成兽力入垓的转变,坛道佛子就开始疯狂地攻击真小小泄愤。

虽然真魔熵因为真小小已成就一滴血大圆满而不愿再与她交手,但坛道佛子的怒火,真小小却承受不起,不做无谓的挣扎,真小小一次又一次在佛子的攻击下化为一滴血又复生。

面对此景,坛道佛子心情绝望!

之前自己受伤,道塔会迅速补充自己体内的兽力消耗,他本以为,自己占尽天时地利。可现……

他每杀灭真小小一次,她都会原地复生,而且在战杀中消耗的战兽,会在复生的同时立即填补。

不管死多少次,她的兽力始终优越于自己,只差垓境,一个单位!

而且那真小小凝望自己的目光,越来越幽暗可怖……

她从最开始的小心翼翼,到之后的观望,再到现在的从容甚至轻蔑,她看出来了,他的无力和窘迫,面对不死不灭的邪灵,他真的无下手!

被越杀肉体越强横,真小小变得越来越难杀,而且随着兽化程度的加深,现在的她保持着魔女的兽化状态,那血红色的魔眼,看着比坛道佛子还妖冶七分!

“如何才能真正杀死她!!!”

坛道佛子对着真魔熵一阵狂吠。

“我若知道方法……就不会自己一直求死不能。她的肉体……太强大了,远远超过极境,甚至比我天资还要恐怖得多!”

真魔熵像只打了霜的茄子,干巴巴地回答,他绝不会主动告诉佛子,若他以一滴血与真小小对撞,二人的不死不灭之力,有极大可能同时消亡。

他的求生意志战胜了理智,现在他只想迅速远离真小小这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后辈,因为他能杀死她,反之亦然……

“没用的狗东西!”佛子彻底狂躁。

“我从来没有见过……佛子这个模样。”天珠子无比感慨。

“所以先生的意思,是他被真小**到绝路了?”碧垓紧紧站在天珠子自我囚困的牢笼旁。

看似坛道佛子在一次又一次杀灭真小小,但事实却是,坛道佛子早就失去之前的从容和绝对自信。

“这我可没说,坛道佛子的手段嘛……还多着呢!”

天珠子淡淡笑着。但碧垓看他的目光却全然不同,在她的眼中,眼前的老人才是真正全知全能。

坛道佛子的确还有手段,再这样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真小小的威胁将越来越大!

他瞪着腥红的眼睛,看看身后的真魔熵,又看看身前已无畏死亡的真小小。

“不!”

真魔熵突然清晰地意识到佛子要干什么,他愤怒地嘶吼,浑身上下腾起赤红色的魔烟!

“你要是这么做,我就毁灭你所在的世界!”

声音倏地变得低沉沙哑,真魔熵的身体开始严重兽化,一团团兽影,在脚下拉长阴影。

“毁灭世界又何妨?”

对于这样的威胁,坛道佛子根本不放在心上,这整个星海,他看重的只有自己,从某种意义上说,他就是另外一个严子枫,为了成就自己,毁灭世界又何妨?

说完这一句,坛道佛子便伸出自己右手中指,长长的指甲……用力从自己的胸膛切下!

“不!!!”

指甲划开了坛道佛子的皮肉,但意外的是,惨叫不止的却是真魔熵,一层层黏液般的物质从真魔熵体外剥落,一道道金光在半空中断绝。

三变金蝉子,魔佛形态的最强道法,就是以肉身永远禁锢一个强者为自己所用,那人无论如何都无法破坏肉身牢笼的封印,而且受到秘法的影响,还会自愿将力量借给蝉子使用。

在此之前,禁锢恶犬是坛道佛子的最得意之作。

但随着事情的发展,很显然现在有了更好的选择!

他决绝而无情地将真魔熵从自己体内拔除,而后试图重新动用秘法,将真小小的肉体与灵魂禁锢!

只要封印住她,就能阻止她一次又一次尝试契约最后一只战兽的行动,现在道塔已现,哪怕千年万年,只要自己在此入定修行,一定能找到兽力跨越垓极的方式!

这就是坛道佛子的选择。

但这样,他将向临谷大界释放一尊随时可能疯魔的恶魔……与此同时,违背肉身牢笼的使用法则,强行剥离已有的囚徒再重新关押一个,坛道佛子本人,也正承受不可想象的本源反噬!

呼……呼……呼……

佛子被指甲切开的肺叶,跟破风箱般呼扯着声响。他强行切断了自己与真魔熵之间的联系,体内的癫意一下子便消散不见踪影。

空虚……

巨大的空虚包裹着佛子,此时他还保持着胸腔被完全切开的模样,旁人甚至能直接看到他的内脏,挂在筋膜之中缓缓蠕动的模样。

不再神圣如佛,现在的佛子犹如妖邪,甚至像某中邪恶且恐怖的虫子!

“修士,变成了这个样子!”场面过于恶心,碧垓皱起了眉头。

“小小!”

神霄仙子张开双眼,三尊彻底融合在一起,集结了子魔,紫环与纸仙的记忆……神霄回忆起了往事,回忆起了自己因为虚灵陨落的巨大痛苦而选择自我分裂,回忆起了自己化身“紫环”之后与真魔小小相处的点点滴滴……眼中含着泪水,神霄不顾自己三尊合一神魂未稳,便急冲冲地试图跳上癫台,靠近道塔。

现在道塔内的情况发展,对真小小相当不利,坛道佛子放弃了屠杀真小小的想法,转而试图将她永远禁锢在自己的肉身之内!

虽然不死,可却比死亡恐怖百倍不止!

光是看着坛道佛子那被自己撕开的鲜血淋漓的肉体,所有旁观者便觉得不寒而栗!

好可怕的肉身禁锢术!

虽然说的是禁锢肉体,但其实封印的还有囚徒的意志,精神……甚至气运与能力!

“与我融为一体!用你成就我的辉煌!”开裂的嘴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唳,张合着胸腔的坛道佛子倏地朝真小小所在的方向扑来。

“滚!妖魔!”

真小小头皮发麻,看着从佛子体内不断流出的黏液,便想起了蛮荒飞扬在风中的“发丝”,通过液体或者丝絮的连接,他们会将猎物彻底变成自己的傀儡。

其实无论是蛮荒的“丝”,还是佛子的“肉”,都是同一邪恶道法的不同阶段而已,佛子运用的禁锢术程度更深,一旦沾染那些黏液,一旦靠近他的身体,便会不自觉地沦为他的玩物。

紧皱着眉头,真小小心跳如鼓。

从最开始的被动挨打,到此时佛子不惜自残,本源反噬也要将自己禁锢,她已经成功地消耗了对手的大部分体力和斗志。

现在既是最凶险的时刻,又是最佳的翻盘契机!

继续掉入我的陷阱里吧!

真小小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而后小心翼翼地选择起回击的方式。

九曲乱奏从真小小体内恢弘地响起,犹如驱逐欲魔与邪影一般,她极力排斥着佛子邪法对自己的渗透。

九曲乱奏?灵魂之音?

佛子的身影被曲声滞留,蓦地想起了“恶犬”之前的吠叫。

他不断感叹真小小的肉身变得异常强大,不但无法被屠杀,而且还会随着一滴血的复生而变得更加强大……

强大的是她的肉体,她们这种炼血种族的弱点,是不是在灵魂之音上?

此刻,张扬在风中的九曲乱奏,既恢弘又……又急躁,仿佛代表着真小小的灵魂力,表面的虚张声势和内里的空虚。

一举拿下你!

犹如见血就叮的蚊子,佛子绝不放过敌人的任何破绽,也从不曾清晰地感知,这场战斗的节奏,已经悄然被一次次死在自己手中的真小小所掌握。

灵魂冲击!

嘴里发出极是刺耳的尖叫,佛子的一部分灵魂离开肉体,化为一抹表情狰狞妖魔,张牙舞爪地朝真小小所在的方向扑来。

他要通过灵魂的碾压,令真小小失去反抗自己禁锢的能力!

坛道佛子自信整个临谷,无人能比自己的灵魂更加悠远厚重!区区一个不到千年的稚子,灵魂底蕴能有多强?

看着坛道佛子的部分灵魂化为妖魔的模样冲向自己,真小小按捺不住身体的颤抖,迅速将右手二指……点在眉心!

“开花吧!”

在这一瞬间,寰宇俱寂,只有真小小心中,开出雷鸣般的绽放声。

一朵含羞的花儿,从她眉心生出,朝着混乱嘈杂的气旋,努力张开五瓣,花蕊鹅黄,不盛娇羞。

原只是一朵含羞的小花,根植于真小小的识海之中,但面对冲来的妖魔般的恶魂,此花突然抬起花头,释放出一股与其娇羞外表截然不同的强大吸力!

“这是……”

在感觉到吸力的刹那,坛道佛子的灵魂已经刹不住车了,强大的阅历,令他猛然分辨出,那花是什么。

“朝生夕死!!!!!”

佛子大叫!

几乎与天地同寿,在佛子的一生之中,也曾见朝生夕死在临谷开落数度,可惜此花花形在每株之间截然不同,而且也几乎从来无人,彻底洞察过它的生灭缘由,是以在此之前,佛子根本没在真小小身上,探知到朝生夕死的气息!

此花……专门吞噬灵魂!

佛子年轻时曾分身一次,进入过朝生夕死内部,可惜并没有洞察到什么,便神魂俱灭,落下了多年难愈的伤患。

纵有万千预计,坛道佛子都从未猜想到,真小小居然掌握着一枚朝生夕死的花种,并可自如控制它的生长!

要知那可是真小小用自己的生命,从噬灵者嘴里换来的烙印,普天之下,活着从噬灵界离开的修士,屈指可数,这种极端罕见的经历,连佛子都不曾有过。

他只知道,此花极度渴魂。

生平最爱吞噬强者灵魂!

而现在自己向真小小释放出的灵体,正是它的必夺之物!

瞬间惊出一声冷汗,佛子的脑海内匆匆闪过恶犬提醒自己真小小肉体强横的画面,以及真小小犹豫再三,向自己施展九曲乱奏为饵!

她也注意到了恶犬的惊叹,而且从那个时候就开始设计和恶意引导自己!这是一个小丫头片子应有的狡猾与老成吗?她就是味无色无味的毒药,一步步把自己引至她最擅长的暗杀领域里!

她明明并未在仙法上见长!但耐心与韧性简直可怕!

没有时间再震惊于对手年纪之轻心思之深,坛道佛子的灵魂尖叫着急急刹车,妖魔形态的灵魂在风中化为无数惊起的飞蝉,震动自己金色双翼向后倒飞!

无数飞蝉犹如被烈火溅起的金色岩浆,四处喷溅!

所有在场之人,都不由自主地屏息凝气,谁都没有想到,真小小与佛子之间的争斗,最终演化到如此激烈的程度。

佛子以分裂自己灵魂为飞蝉的形式躲避朝生夕死花的追捕。乱飞的鎏金颜色,灼痛了世人的眼。

“你不是让我献祭生者灵魂吗?我只献祭一人一魂,但这灵魂的品质可是半步永恒,还来自于临谷大界极为罕有的三变金蝉子!我已经做好了所有我该做的事情,至于吃不吃得到,吃不吃得好……可是你的问题了!”

看着乱溅迷眼,正要通过混乱之力回归坛道佛子体内的金蝉们,真小小以手指按压眉心,真心实意地对自己体内的花种说道。

轰轰轰轰!

小小的花朵,再度爆发出乌云盖顶,雷霆震动的巨响,纤细的花枝上,骤然伸出无以计数的拳头大小蓝花。

它们精准地针对着那一只只在风中飞动的“金蝉”,张开五瓣花瓣倏地冲上前去,把一只只嗡嗡叫的金蝉吞入花中!

连佛子哀鸣的声音都一同被吞噬下去,肉眼可见,金色的飞蝉们在风中片灭!

“啊……啊啊啊……”

用手捂着脸颊,坛道佛子摇摇晃晃后退数步,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施展灵魂冲击,他并没有释放出自己的所有灵魂,但极为不幸……所有释放的灵魂,此刻都已经被朝生夕死吃尽!

无论他的道法多么威力通天,也无法将闭合的花瓣下被吞噬的灵魂取回……阵阵恐惧与阴寒冷冲击着佛子的四肢百骸,那些被吞噬的灵魂,虽然已经剥离本体,但还是依稀与本尊存在着精神联系,所以佛子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无助且寒冷地穿过冗长的黑暗,而后在一尊尊看不清容貌的生灵嘴里,变成肥美的食粮!

啪!

一声清响,生长于真小小眉心的蓝色小花干枯断裂。

她完成了与噬灵者之间的约定,为花种提供了无比可口的大餐,虽然只是一人的一部分灵魂,却已抵得变灭一片星海,无数庸俗生命的力量!

为此,花种彻底消失于真小小识海。

真小小大口喘息,刚刚朝生夕死的盛开,强行掠夺了她体内不少力量,还好此刻又有道塔为自己提供来源源不断的战兽。

没时间梳理自己的气息,真小小目光灼灼地盯着坛道佛子!

此刻的佛子,犹如一支融化的蜡烛,整个人的皮肤开始脱落,苍老异常!

大梦道尊瞠目结舌地看着坛道佛子的变化,一旁的碧垓惊愕说道:“此人的气息……变了!好像无端端,下降了一个层次……就连身后的气运法相,都从神圣的佛,变成了容貌狰狞的妖……他……”

迟疑片刻,碧垓恍然大悟:“他的本体,是传说中的鸿蒙三兽:三变金蝉子!难怪会拥有肉身禁锢这种奇异的血脉神通,他现在被真小小打伤了本源,从进化最高程度的佛魔,变成了禅妖!”

“怪就怪他自己,贪心不足,强行丢弃了体内的恶犬,若非如此,也不会陷入虚弱,在面对朝生夕死失去了保护灵魂的能力。”

一步错,步步错。

佛子放弃真魔熵,意图将真小小禁锢的时候,就注定了他的道途,由盛转衰!

“真小小!真小小!”

发出沙哑的叫声,坛道佛子……不,现在已沦落为坛道禅妖的三变金蝉子愤怒地瞪着真小小,他现在的一切衰败,都是拜真小小所赐!

永恒之争都被放在其外,佛子眼中心中现在只有满满的杀欲,不灭真小小肉体灵魂,他势不罢休!

不愧为临谷第一修士,即使衰落为禅妖,这不甘心的家伙还保持着肉身张开的模样,试图用自己残余的秘法将真小小封印在他的肋骨牢笼下,但这一次真小小不再遮掩,迅速将早在体内按捺不住的一只战兽放了出来!

“丧彪!”

随着真小小的呼唤,一只与佛子模样差不多的禅妖从阵阵云雾中灭哈哈地站起!

早在风雪纳元袋内……吞噬完了雪舟拖来的蛮荒,丧彪成功摆脱“虫”的形体,将自己二度进化为禅妖!

这已经是丧彪想象不到的天道赠礼,它万万没有想到,真小小不但给他搞到了一只同类,甚至还又给它准备了一只刚从魔佛状态跌落,身上还残留着佛魔气息的禅妖!

“佛魔秘法!肉身禁锢!”

丧彪咆哮着朝坛道佛子释放自己的丝絮!

“吞噬了伱,我丧彪就将成为新的佛魔!拥有你的秘法,成为三变金蝉子的极致!”

初生牛犊不怕虎,何况是已经被进化的契机热昏了头的丧彪?

本是同族,现在二者的进化水平又差不多,再加上真小小的从旁协助,丧彪勇猛地与坛道佛子战在一起!

谁都没有想到,真小小在使用朝生夕死之后,又这么快二度惊爆人眼球!

她还一直掖藏着如此强力的底牌……一直耐心地等到此刻才使用!

在场所有人,都再一次认清了真小小坚韧的心性,倘若她沉不住气,一开始就释放丧彪,那么进化程度不及佛子的丧彪,只会迅速沦为佛子的猎物,可经过一次次消耗,佛子的精力体力已大不如前,先以朝生夕死花攻击灵魂,再趁佛子进化退步召唤丧彪,乃是一招令人招架不了的连环绝杀!

“真是……精彩!”

碧垓不由自主地赞叹。

“若是我与佛子争斗,都没有信心可战到这样程度!

“她是那邪恶佛子的命定克星,谁会想到,鸿蒙三兽,她居然拥有两只!”

鸿蒙三兽为远古传说,在场圣人们大多听说,但并没有亲眼见过其一的大有人在。阳寿不足千年的真小小,居然一人拥有两种,她的气运,简直无人能及!

(本章完)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2 一度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